Cashmere Mafia

【海风】同在

quiettt:

1.


秦岚崩溃了。


生理,心理,任何意义上的崩溃了。


就不会跳舞啊,身材好就要会跳舞吗?女明星就要会跳舞吗?自己为什么当年学会计你们心里没点儿数吗?


 


如你所想,她又参加了一档明星舞蹈竞技节目。尽管之前有过类似经验,这回不一样的是她出人意料挺进了四强,而这“意外”却也正是她此刻崩溃的元凶。


那场比赛她和一个最近炙手可热的新人争夺四强最后一个名额。不得不说那女孩的舞蹈功底扎实,气场强大,年轻且自信。本不报任何希望的秦岚不知为何最后竟以略微优势险胜。


根本来不及高兴,女明星的粉丝掀起网络骂战------“倚老卖老”,“欺负新人”,“名不副实”,“节目有黑幕”,“秦岚滚出娱乐圈”,攻击如潮水汹涌,一时掀起轩然大波。


作为一个老江湖,秦岚深知:我老归老,但秦某人混迹娱乐圈多年靠的从不是黑幕。


可惜,哪个失去理智的人能听得进解释?


 


离决赛争夺战还有一周时间,秦岚好不容易被经纪人哄着到了练习室。“手痒”的她刷了刷微博,仍有大量不友善的留言和私信向她袭来,她脑子里有根弦突然断了,转头对经纪人坚定地说:我不比了,我要退赛。


经纪人心里咯噔一下,她还从未见过如此胆怯的秦岚。


她稳住自己的情绪说:“秦小岚,别闹,你不是知难而退半途而废的人。”


“人是会变的。”


“违约后果很严重哦。”


“我管不了了。”


“那你的粉丝呢,他们这么努力维护你,你不应该为自己正名吗。”


“我..........他们会理解我的。”说到这里,秦岚的语气已明显不似刚才倔强。


 


经纪人心里清楚了八分,秦岚这是受了委屈闹起小孩脾气了。


“放心吧,根据赛制这场比赛可以邀请一位搭档共同表演,我给你安排了一个舞神,震一震那些说你没实力的人。”


“唉妈呀快拉倒吧!”秦老师急得飙出了东北口音,“那不是拖累人吗?我这水平给人拽下神坛咋办?”


说完话,她沮丧地躺倒在练习室地板上,希望自己能像一颗尘埃随风飘走。


“我说,你能不能稍微振作一点。”经纪人盘腿坐在她身边。


“不行,不可以,不存在的。”


“行吧,那你一会儿可别谢我。”


 


练习室的门被打开了,秦岚扭头瞥了一眼,看见是她熟悉的编舞老师便继续放空。不过紧随其后她又听见了一个脚步声。


“呀!山风姐姐你躺地上干嘛呢?”


 秦岚蹭地坐起来揉了揉眼睛。


“你你你.....她?她?”她语无伦次地指指吴谨言又指指经纪人。


“对对对她她她就就就是你的搭档。”经纪人模仿着她的口吻调侃,“满意吗?”


秦岚先是捣蒜般点头,随后又像惊醒一样立刻站起来说:“不行不行,谨言跳舞这么厉害,不能因为我毁了她的光辉形象,我还是得退赛。”她边说边往教室角落缩,面壁思过一样贴在墙角。


 


吴谨言从没见过这么鸵鸟的秦岚,更没见过这么孩子气的秦岚,此刻的她可爱得有点犯规了。她抬手制止了想起身的经纪人,放下背包大踏步走近秦岚,从背后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

“山风姐姐,别怕,有我在,我保护你。”她在她耳边轻声说。


吴谨言身上散发的香味弄得秦岚心里很痒,她转过身看着吴谨言,满脸委屈。吴谨言笑了,伸手捏了捏她像河豚一样鼓着的脸颊。


“山风姐姐,其他人我不在乎,我只想和你跳一次舞,你能替我完成心愿吗?”


“谨言为了你可是跟剧组请了几天假连夜飞过来的,你舍得让她失望吗。”经纪人助攻的声音远远传来。


秦岚终于点了头,热泪盈眶的经纪人打算给吴谨言颁发一面锦旗-------【妙手回春】。


 


2.


说起女子双人舞,风格要么可爱俏皮组队卖萌,要么争妍斗艳比拼性感。但为了出奇制胜,编舞老师告诉她们这次舞蹈的关键词是----“纠缠”。


“怎么纠缠,我们打一架?”吴谨言开口,笑点极低的秦岚被逗得哈哈直乐,完全忘记了刚才那个抵触舞蹈的自己。


“那倒是也别出心裁,但不是。”编舞老师扶额解释着。


 


编舞老师叫来搭档为她们展示了一遍完整表演。当最后一个动作随音符定格,秦岚和吴谨言用表情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呆若木鸡。


整个舞蹈由多种风格组成,欢快,性感,猛烈,冲突,悲伤,温柔,沉寂。两个人的动作缠绵悱恻,耳鬓厮磨,处处充斥着非对方不可的霸道。嗯......该怎么说呢。


“这是情侣跳的舞吧?”吴谨言终于从混乱的思绪里整理出一个定义。在她看来,如果不是极亲密的人,根本无法展示出这段舞蹈的精髓。


“对,差不多就那个意思,不是你俩我还不这么编呢。”编舞老师骄傲地回答。


 


舞蹈学习先从各自的solo部分开始。吴谨言不负习舞多年的基础,秦岚还没从眼花缭乱的动作里看出所以然,不过几个小时,吴谨言已经学得八九不离十,能和老师随着音乐共舞了。


秦岚看着她利落干净的动作愤愤不平地想:人比人气死人。


不服输的秦女士默默熬了个通宵,第二天总算勉强跟上了她们的节奏。只不过谁都没想到,学习双人舞的时候吴谨言成了那个拖后腿的人。


“谨言,你怎么这么僵硬。”


“这里你得靠近点,用手摸她的脸。”


“不对不对,这里得搂她的腰,一把搂过来那种懂吗。”


“哎呀你不能别过头,得看着她的眼睛啊。”


编舞老师不知道为什么舞艺高强的吴谨言越跳越拘谨,几乎没有一个动作能做到位,似乎很怕和秦岚有肢体接触。


到最后,秦岚甚至颓废地问:小猴,你是不是讨厌我啊。


 


吴谨言慌了神,该怎么跟她解释呢。


说每次看着秦岚的眼睛,她的思考就停滞了吗?


说每次闻到秦岚的味道,她心里就有一百双爪子在挠吗?


说每次碰到秦岚的双手,她就像被电击了一样无法动弹吗?


“我.....有点不好意思。”她最终只能如此没底气地回答。


“不好意思什么呀!在舞台上你要把她当成爱人,当成你最爱的女人,懂吗?”


说完这句话,编舞老师发誓她看见吴谨言明明已经红透的脸,竟然又更深了一个色号。


 


在气氛僵持的时刻,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解救了吴谨言,秦岚的助理拎着一大包奶茶出现在舞蹈教室。


“秦岚姐,这是有人送你的。”


“哎呀,我都说了不要了。”秦岚抱怨着向门口走去,编舞老师借机宣布大家休息一会儿。


小助理看了看奶茶上的标签,耿直地说:“哇,这小男孩怎么想的,哪有大晚上给女生送珍珠奶茶的,还是全糖,谁敢喝啊。”


秦岚叹了口气,让助理把奶茶分给其他人。


吴谨言走到她身边,用自认为漫不经心的语气问:“谁送的啊。”


“一个最近认识的男生,老是搞这种突然袭击。”


“他是在追你吗?”吴谨言问出口就后悔了,她害怕听见肯定的回答。


“算是吧。”秦岚微微一笑,吴谨言却皱起了眉头,“小孩儿嘛,表达方式都比较直接,有时候还觉得挺有意思的。”


吴谨言从桌上拿起一杯奶茶,没几口便喝了个干净。秦岚有些诧异,她记忆里的吴谨言从不是如此放纵的人。


 


不过比起秦岚,编舞老师更加诧异,这奶茶难道有魔力?休息过后的吴谨言好像变了一个人,动作果决,眼神锐利,恨不得要将秦岚吞噬,刚才的拘谨无影无踪。


只有吴谨言自己知道,嫉妒像一团扔在枯木里的火苗,迅速延烧她心里隐藏的小情绪,烧得她坐立难安,进退两难。


 


3.


距离正式比赛还有两天。几乎夜夜通宵达旦的两人已将动作练熟,但舞台默契和情绪仍需磨合。没人开口抱怨疲惫,她们都真心想为对方做到最完美。


这天夜里两人又熬至深夜。秦岚提出带吴谨言一起回家,一方面能节省时间,另一方面还可以再练习练习。


吴谨言呆呆地回应说:“你可别占我便宜啊。”


秦岚翻了个大白眼说:“你不要抢我台词。”


 


秦岚开车载着吴谨言在安宁的城市疾驶,两人沉默地听着车里的音乐不发一言。吴谨言窝在副驾隔着玻璃看窗外,在等红绿灯的时候,她看见路边有一个烧烤摊,不少人正围坐在小桌边喝酒聊天吃烤串。


“我从小到大就几乎没怎么吃过这些东西,有时候还挺羡慕他们的。”吴谨言悠悠开口,秦岚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喧闹的人群。她知道从小练芭蕾对食物摄入要求多严格,虽然自己出道很早,保持身材也是必备要素,但至少偶尔还是能和朋友放肆一番。


等绿灯亮起,吴谨言突然发现车改了方向。秦岚扭转方向盘往那个烧烤摊开去。


“你别下来,在这等着啊。”秦岚带起口罩和帽子下了车,不一会儿提着一袋烧烤和几瓶啤酒回到车上,明媚的笑容在夜色里格外好看。


“小猴,姐今天带你潇洒走一回!”


 


秦岚没有带吴谨言直接回家,而是先上了顶楼天台。


“这里几乎没人上来,我经常坐在这里发呆。”秦岚这么解释着。


她们一人拿着一瓶啤酒和几根烤串边吃边闲聊。初冬夜晚气温不高,但吴谨言心中却很暖。在和秦岚单独相处的时候她总有满满的安全感,这是其他人都不曾给予过的温度。


吃饱喝足的吴谨言长叹一口气,靠在椅背上轻轻哼起: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,那样的月色太美你太温柔........


 


“小猴,你放弃芭蕾的时候是不是很痛苦啊。”秦岚想起自己似乎从来没有问过她这个问题。


“当然了,觉得自己这辈子废了。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再踮起脚尖,也不敢重复任何芭蕾动作,好像那种痛随时会再次出现,我很怕。”吴谨言默默低语,秦岚有些心疼地伸手揉着她的脑袋。


“那你现在做了演员会后悔吗?”


吴谨言转头看着她,纯真的笑容再次爬上脸庞:“不后悔啊,因为认识了山风姐姐。”


也许是她眼里的光太过夺目,秦岚觉得自己心跳得有点快,她站起身深吸了几口微凉的空气。突然她对吴谨言说:“你教我跳芭蕾吧,随便几个动作就行。”


微醺的吴谨言卸下心房,配合她站了起来,“那我教你我小时候学的第一套动作。虽然很简单,却是一切的开始。”


 


在世界沉睡的时候,两个镁光灯下万众瞩目的女人在月光下舞蹈。一开始还有些嘻嘻哈哈,慢慢地秦岚跟着吴谨言认真学习起来,抬手,踢腿,旋转。


那夜的月色格外明亮,被柔和的月打光,吴谨言眼中的秦岚格外性感迷人。或许是贴得太近,或许是酒精作祟,气氛莫名有些暧昧,吴谨言伸手摸上秦岚的脸颊,秦岚没有闪躲只静静地看着她。吴谨言想吻她,想抱紧她,想再也不和她分开。


但她什么都没做,只是让自己努力记住这个感觉,她只属于自己的感觉。


 


时间很快到了比赛当天。说来也怪,向来紧张的秦岚这次出奇安心。她知道有人期待她惊艳,有人期待她出丑。但这些都不重要,她只想与眼前的人共舞一曲,恍若那个美丽的夜晚。


一束聚光开启演出,身着宝蓝长裙的秦岚以妩媚独舞开场。待观众仍在回味时,灯光切换,黑色西装搭配礼帽,帅气逼人的吴谨言登场,惹得全场炸开了惊喜的尖叫。


 


吴谨言对自己说:今夜,她是你的。她脸上勾起一抹笑,向秦岚走去。


 


俏皮的首段是初见,表情羞涩,闪闪躲躲,不敢靠近,脸红心跳,回避对视。


性感的二段是热恋,大胆贴合,血脉喷张,恨不得将对方融进骨血,永不分离。


激烈的三段是争吵,时间与距离作祟,误会和矛盾重叠,两个人难免擦身错过。


心酸的四段是思念,伪装安好,实则远远眺望,窝在角落独自垂泪,都没勇气向对方伸手。


温柔的五段是和好,自尊难敌深爱,重逢时只需一眼,便决心抛下所有顾虑再次拥抱对方。


沉寂的六段是相守,此刻无需多言,相爱不易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就够了。


此刻秦岚和吴谨言都忘了正被无数目光包围,她们的眼睛只深深望向彼此,她们的脑海里只有答应对方共舞一曲的承诺。


酣畅淋漓的表演最终定格在两人相拥的画面,灯光熄灭,现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吴谨言紧紧搂着秦岚,跌宕的情绪无法平息,她鼓起勇气在她耳边轻声说:我爱你。周遭的呐喊和欢呼震耳欲聋,她不知道秦岚有没有听见,也不知道自己希不希望她听见。


 


评委一致对这组表演给出了极高赞美。他们评价秦岚脱胎换骨,无论是情绪或是动作都无懈可击。最终她毫无争议地挺进总决赛。


比赛结束后,吴谨言换下华丽的舞台装和秦岚告别,她还要立刻赶回剧组拍戏。


临走前她说:“再见山风姐姐,接下来我不能保护你啦。”


秦岚鼻头一酸,明白自己失去了巨大的依靠,懦弱也无所遁形。她拉住吴谨言的衣角说:“我害怕。”


“只要你需要,我会一直在。”吴谨言紧紧握拳,忍住了拥她入怀的欲望。她提醒自己,今夜过后,她便不再属于你了。


 


4. 


秦岚和吴谨言的舞蹈在网络上点击量极高,获得了舆论的广泛认可。形容她们“般配”,“合适”,“灵魂伴侣”,“此生挚爱”之类的字眼比比皆是。


但实际上比赛过后她们没有再联系过对方,吴谨言忙着拍摄之前耽误的戏份,秦岚则是在很用心地准备决赛表演。


决赛那天,吴谨言瞒着秦岚偷偷到现场来观看,她没有去后台,只是在观众席里找了个角落坐定。在表演前的VCR里,秦岚说今天要做回自己,为她爱的人跳一支舞。


“你一定能懂。”镜头里的她说,吴谨言莫名觉得她是在对自己倾诉。


 


今夜的她一席白裙,天使般干净纯粹,没有复杂的舞台设计,没有浓烈的妆容。背景音乐响起,如独白般娓娓道来。


“该怎么做才能让你看见我 


看见之后如果不是你认同


而你的认同而他的认同 而我的认同


给了他什么给了我什么 又给你什么


谁会期待关于谁的存在


谁的存在只为谁的期待


谁的期待成为谁的阻碍


谁的阻碍成就谁的期待


我想问你想问自己在不在意被取代


我不相信我只相信我爱”




吴谨言突然想起《延禧攻略》那出让她痛彻心扉的戏,她最爱的女人用生命的代价诉说,从今天起,我只做富察容音,我只是富察容音。此刻秦岚在告诉这个世界,她是演员能扮世间百态,她是艺人应承受非议嘲讽,但剥离这些标签,她只是秦岚,也只想做秦岚。


第一段舞蹈结束,舞群散了。只剩聚光灯照在她身上。秦岚深吸一口气开始独舞,更让吴谨言意外的是,秦岚开口唱歌了。


“我知道你现在想什么 因为我也在想你想的


从那一天我就知道了 害怕就不再了


从那天我也知道 等待都会值得


是你教会我等待 你说你一直爱着我”


 


吴谨言惊讶地发现秦岚跳的是那晚自己教给她的芭蕾动作。聚光灯好似月光,舞台变成了天台。


“一路上的黑暗 


心会揭开


期待那一天到来


我的你


你的我


同在了”


秦岚轻柔的嗓音在旁人听来如沐春风,只有吴谨言已不自觉泪流满面。在泪光里她看见了年幼的自己,那个她咬着牙忍着疼练习,渴望有一天能站上大舞台。天意弄人,她失去了这个机会。但此刻的秦岚就像时光机,让她看见平行世界原来能重叠,同在了,是的,我们同在了。


 


吴谨言那天没有呆到最后,秦岚的表演结束后她便匆匆赶回剧组。后来她看新闻才知道秦岚没有夺冠,位居亚军。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舞台上的秦岚,笑容是发自内心的。


结束完庆功宴再回到家里已是凌晨。秦岚看着奖杯怅然若失,她不知道为什么吴谨言到现在一句话也没对她说,她是不是没有看见自己的表演,是不是没有理解自己想表达的一切。


 


经纪人答应给她几天假期放松,她没有约朋友,没有去旅行,只是在家补觉看剧。她经常用电视重复放着《延禧攻略》,自己坐在沙发上盯着屏幕若有所思,一坐就是大半天。


时间悄悄溜走,假期第三天清晨她的门铃被按响了。闹钟的灯光告诉她现在才凌晨五点,她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开门,看见门外站着的是吴谨言她的瞌睡立刻惊醒了大半。


吴谨言直愣愣就往房里冲,丢给她一句:救命,我要睡觉,晚点跟你解释。


还没等秦岚反应过来,小家伙已经躺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。


“谨言?谨言?”秦岚小声唤她,不可思议地发现她真的就这样睡着了。


秦岚掐了掐自己的脸,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才给她盖上了被子。




不知道睡了多久,吴谨言在一室阳光中醒来,她掏出手机发现已经下午两点了。


“你可算醒了。”秦岚倚着卧室的门看着她,“说说吧怎么回事啊。”


“没什么,我开了一晚上车太困了,靠着意志力才到这里。”吴谨言伸了个懒腰,脑子还是一片混沌。


“不要命了你!”秦岚走上前有些生气地推了一下她的脑袋。


“我有急事,我是来拿奖品的。”吴谨言理直气壮地回应。


“啊?什么奖品?”


吴谨言一本正经地掰着手指细数自己的功劳:“你看啊,第一,我鼓励了你继续参赛。第二呢,和你跳了一段这么惊艳的舞蹈,让你进了决赛。第三嘛,给你的决赛作品当了半个老师。你说我是不是该有奖品。”


被她谜一样的逻辑打败,秦岚苦笑着说:“那我把奖杯送你吧,我也没有其他奖品呀。”


“谁要奖杯啊.....”吴谨言抱着抱枕靠在沙发上,满脸不高兴,“亏人家好不容易赶完了戏半夜跑过来。”




秦岚看着喋喋不休抱怨的她,鼓起勇气走到她身边,俯身亲了她的脸颊。


“够不够。”


吴谨言捂住自己的脸,努力克制想尖叫想大笑的冲动,但她还是故意摇了摇头说:“不够,这就想打发我啊。”


秦岚把她的手从脸上拉开,凑过去深深吻她,一开始吴谨言还呆呆地不知道如何回应,但美人在怀,一切都无师自通了。


待两人晕头转向地停下亲密接触,吴谨言喘着气用最后的理智问:“如果我还是说不够,你会怎么做啊。”


“我啊....”秦岚越凑越近,吴谨言有些不自觉想往后躲,却被秦岚坚定地拉进怀抱。


“我把自己送给你,你要吗。”秦岚的声音有魔法,任谁也无法挣脱。


“要,除了我,谁都配不上你。”吴谨言在她耳边霸道地说,她从来不是自信的人,但却疯狂地想为秦岚勇敢一次。


 


感觉到秦岚加深了拥抱,吴谨言把脸埋进了她的脖子,贪婪汲取她的发香,这个场景她幻想过无数次。两人相拥无言,没过一会儿秦岚竟然听见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吴谨言就这样抱着自己睡着了。




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小猴,秦岚一边这么想着,一边无比期待起即将要来的未来。


 


这个冬天,一定很温暖。


 


(完)




注:BGM---宋念宇《我呢》《同在》诚意推荐